我们考虑中国,包括讨论政府作用、产业政策的时候,我们应该同时结合中国的四个同时发生的结构性过程来讨论。这个过程单个结构性过程,单拿出来可能中国都不是唯一的,但据我的观察,中国是唯一一个同时经历这四个过程的一个大国,这就使得我们讨论很多的时候需要更加谨慎,而不是说发达国家怎么样,发达技术怎么样我们就应该做什么,发达国家的政府做什么我们就应该做什么,那是比较静态,我们应该动态。

▶机身拥有3.0英寸104万像素的翻转触摸液晶屏,同时还拥有0.39英寸的236万像素有机EL彩色电子取景器(100%视野率,0.7x放大倍率);